北京非法集资辩护律师
法律热线:
律师文集

施工企业工程拖欠款形成原因债务纠纷诉讼程序

发布时间:2018年6月17日 北京非法集资辩护律师  
  施工企业工程拖欠款形成原因
  (一)从政府管理部门角度分析
  1.部分领导为搞政绩,大搞“形象工程”,将施工企业拖入泥潭。近几年,城市基础设施投入开发空前,为了出政绩,许多项目仓促上马,甚至盲目扩大预算,搞“无米之炊”。要么分文不出,要么要求施工企业部分垫资,给施工企业造成巨额负债经营。由于受到资金的制约,工程一拖再拖,甚至半途而止,将企业拖入泥潭。
  2.部分产业领域政府相关部门,管理不严,无计划扩张,一窝蜂地大搞工程上马。手续不全,仓促开工,一旦手续办不下来,被迫停工,致使许多工程开发方和施工企业一起陷入了泥潭。
  (二)从建设单位角度分析
  1.社会信用缺失,建设合同几成空文。一些建设单位严格履约、依法办事的习惯还很差,在工程建设中不管有无正当理由,总要借故将工程款拖上三月半载,不能严格按工程进度付款,发包时订立的合同中的付款条件几成空文,拖欠工程款现象大行其道,习以为常。
  2.故意刁难,趁机捞好处。一些作风腐败而又握有工程进度审批权的建设单位领导,为了以权谋私,往往会在工程款拨付这一环节借故对施工单位吃拿卡要,施工单位被迫对其做工作,打点疏通,已形成行业风气。
  (三)从建筑市场角度分析
  1.建筑市场供求失衡。建筑企业属于劳务密集型企业,市场准入门槛低,建筑市场“僧多粥少”,建设单位趁机不对等对待施工企业。“垫资”已经成为建设单位降低资金成本、转嫁经营风险、榨取施工企业利润的常见途径和手段,“垫资”已经成为众多施工企业承揽项目的先决条件和难以回避的陷阱,一旦项目开发失误,施工企业将血本无归。
  2.市场法规滞后,导致市场秩序混乱。一方面建设单位违约行为治理不力,使更多的建设单位不严格执行合同文件,给施工单位造成极大的经济负担,导致大量的“三角债”产生,破坏了整个市场的信用关系;另一方面市场各主体法制意识淡薄,政府监管不力,许多环节管理不严,漏洞很多,致使腐败之风盛行,施工企业不可避免地成为受害者。
  有这样一起令人唏嘘不已的案件:90后小伙张海龙,为了赚大钱竟然瞒着家人做了变性手术,摇身变成“美女”后,“她”混迹于都市的酒吧和娱乐场所。由于赚钱并非想象的那么容易,后来竟然色诱男子实施抢劫。因构成抢劫罪,张海龙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4年。

女人模样的张海龙

看守所里的张海龙
  为挣大钱他变性成“美女”
  1990年11月,张海龙出生在冀中平原河间市的一个农家,他还有一个大他两岁的姐姐张娟娟。作为传宗接代的“根”,张海龙自来到人世间的那天起,就被父亲张吉强和母亲孙束华寄予厚望。父母把主要精力、财力都放在儿子身上,以致张娟娟小学毕业后便辍学干起了农活。2006年初,18岁的张娟娟随老乡到苏州打工谋生。一年后,正要参加中考的张海龙因向父母要钱不成,一气之下离家出走,并于2008年3月来到苏州投奔姐姐。
  经姐姐托人介绍,张海龙在苏州工业园区的一家公司落下了脚,张海龙吃不了苦同时嫌拿钱太少,便打算跳槽。在重新择业的过程中,张海龙结识了一个名叫阿龙的人,他把张海龙介绍到了一家酒吧。“这里是有钱人的乐园,你边干边熟悉,将来发财的机会多得是。”
  但张海龙挣的钱依旧不太多,用什么办法才能挣到更多的钱呢?阿龙点拨他说:“要想挣大钱其实不难,把自己变成女人就行了。”原来阿龙是要他去变性挣钱。联想到酒吧内的那些卖艺女孩每天都能进账五六百,多的甚至上千,张海龙没多想变性后果,便真的心动起来。
  但是,做变性手术需要一笔不菲的费用,还需要一定的手续,张海龙又找到阿龙,经阿龙撮合,张海龙和酒吧老板达成了协议,即变性手术的费用由老板出,之后必须服从老板的安排。张海龙经老板介绍,到北京一家医院做了变性手术,割除了生殖器并靠服用大量激素隆了胸,还做了喉结整形术。从医院出来后,他文了眉,留了披肩长发,染了指甲,显得女人味十足。
  不堪被叫“人妖”,他来南京找机会
  老板对张海龙的变性效果较为满意,立马把“她”送到艺术培训班去接受演艺培训。张海龙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姐姐的名字“张娟娟”,还编造理由要来了姐姐的身份证,从此以女人身份出现也就不会有麻烦了。但天不遂人愿,张海龙其实不是搞演艺的料,培训1个多月,只学会扭扭身子跳跳舞,模仿他人说说段子。但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力促他变性的老板其实是要“她”担当人妖角色,对其演技要求并不高。重回酒吧从事表演后,老板总要“她”言明男人性别,这弄得张海龙十分尴尬。
  一天张海龙找到老板诉苦:“我不希望别人再称我人妖,我讨厌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我。”“我不拿你当人妖怎么挣钱?”老板将张海龙狠狠教训了一番。在苏州一些酒吧及娱乐场所的ktv包厢客串表演了几个月后,张海龙无法继续忍受“人妖”的压力和嘲弄,“她”萌生了离开苏州另谋城市“发展”的念头。
  张海龙在上网聊天时认识了 1984年出生的王来庆,他是安徽凤阳县人,也在苏州打工。已经结婚成家的王来庆一心想占“张娟娟”这个“美熟女”的便宜,所以一直追着“她”不松手。2010年春节过后,当得知“张娟娟”欲另选谋生之地时,王来庆顿时来了劲,“我做你的经纪人带你到南京去发展,那边是省会,挣钱比苏州容易多了……”
  2010年2月末的一天,张海龙随王来庆来到南京。王来庆为“张娟娟”联系到了几家规模一般的表演场所,以女孩的名义正式“上岗”后,张海龙便奔波在南京的两家酒吧和一家娱乐城,由于演技平平,每晚的收入也就300元上下,除去两个人的吃住所剩不多。
  装成别人老婆,导演“捉奸”劫案
  3月9日深夜,张海龙从一家酒吧表演完后返回旅店,回来的路上他告诉王来庆:“这两天有个男网友硬要和我见面,还说请我吃饭,我都被他烦死了。”王来庆生出一计:“既然你不肯真做,那就来个假戏真演好了,到时我以你丈夫的名义去捉奸,这样弄几千块钱花花肯定没有问题。”
  希望和张海龙发生“一夜情”的网友名叫赵斌,是在南京经商的江西人。3月10日凌晨,张海龙将赵斌约到所住的旅馆,条件是150元成交。赵斌一进房间后就显得迫不及待,见此张海龙脱光上衣露出女人身段,赵斌连扯带拉脱个精光就要去抱“美熟女”。张海龙借口上洗手间向王来庆发出了信息。从卫生间出来后,张海龙下衣未脱便躺倒在了赵斌的怀里,赵斌正欲去扯“大美人”的裤子,此时却听到急促的敲门声。张海龙起身开门,4个男子顿时冲进了房间。赵斌一见其中3个是光头,紧张得要命,躺在床上不敢动弹。
  “没钱给你花你就当婊子是吧?”一高个光头男子指着张海龙边骂边抽了“她”两个巴掌。随后该男子指着赵斌道: “奶奶的,知道你搞的女人是谁吗?她是我的新婚老婆!”高个光头话音刚落,另几个同伙上去就对赵斌拳打脚踢。打了约5分钟后,高个光头问赵斌:“这事你看怎么解决?”赵斌的回答不能让对方满意,于是又挨了一阵拳脚。被打得鼻青脸肿的赵斌顶不住,只得连连求饶,并表示愿意把包里的钱都拿出来赔偿。高个光头一看包里仅有五百多元,认为太少,要赵斌让家人送3000元过来方可走人。赵斌不敢对抗,只好求助房东送钱到附近的盐仓桥广场。在等待的过程中,赵斌脖子上戴的一根价值六千多元的金项链也被这伙人抢走。在上述过程中,张海龙一直坐在床边假装掩面而泣。
  大约30分钟后,赵斌接到房东的电话,要他到广场一侧取钱。于是赵斌带高个光头一伙下楼,快走到盐仓桥广场边时,他乘机沿小巷脱逃。赵斌逃离不久,惊魂未定的他突然又接到“大美女”的电话,电话里的“她”娇气十足地要赵斌带1000元钱过来将被扣下的包取走。赵斌觉得事情蹊跷,于是当即报警。当民警随赵斌赶到指定地点处取包时,抓获了张海龙。 3月24日,同案犯王非、洪伟、李蒙相继落网。而为首分子王来庆在嗅到风声后逃脱。
  法院判决 被判刑4年 法庭上父母哭断肠
  张海龙落网时,上身穿紫色棉袄,下身是黑色紧身裤,脚穿带有红色图案的女式休闲鞋,一头长长的披肩直发,手指上涂了金黄色指甲油,可谓一个韵味十足的女人。办案人员将其送往设有女子监舍的南京市看守所关押,按照惯例,犯罪嫌疑人有卖淫情节的在收押前须进行性病检查,但张海龙就是不愿脱裤子。见多识广的看守所女民警感到其中可能有诈,于是再三做工作,张海龙这才说出了变性事实及真实姓名。后经检查,发现张海龙虽然割除了生殖器,但睾丸仍保留着,其男性本质尚未改变,故仍将其关押进了男子监舍。
  刚被投进监舍时,几名男犯见了披肩长发、涂脂抹粉的张海龙惊得眼珠子差点掉出来:“女的怎么也和我们关在一起?不会是弄错了吧?”张海龙忙解释“我是男人,我是男人。”
  之后办案民警又与其父母及所在辖区派出所、村委会取得联系,确认张海龙的男性身份无疑。张海龙做变性手术至今,他的父母及在苏州工作的姐姐一概不知。当张吉强和孙束华获知儿子变性成了女人的消息后,对外面世界了解甚少的他们压根不相信这是事实。“我儿子明明是个男子汉怎么会变成女人呢?”
  2010年6月9日,南京市鼓楼区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张海龙及另两名同案犯构成抢劫罪,将他们公诉到鼓楼区法院。7月25日,是法院确定公开开庭审案的日子,此前一天,张吉强夫妇就赶到了南京,期待通过旁听庭审弄清儿子的变性真相及犯罪事实。上午9时,当审判长邓友华传三名被告人到庭时,走在前面的张海龙一眼看到了坐在旁听席上的父母,两行热泪抑制不住地流了下来。此时的张海龙尽管剪去了披肩长发,但仍留着女人的齐耳短发。庭审中,当张吉强夫妇从公诉人口中获知儿子的变性事实及以女人身份色诱抢劫他人时,老两口气得脸色发青,显得无地自容。“你这个畜牲,你把我们这个家毁了不说,还做出这等丑事来……”
  “我兄弟几个,就我传了个‘根',现在他把自己给废了,我们无法承受这一打击呀!我希望他能早点出来,再找医院把他切除的‘命根’接起来。”张吉强心情沉重地向邓法官表达了自己的愿望。据了解,像张海龙这种情况,目前要做阴茎再造术还是非常困难,原因在于他的阴茎是被连根切除的。即使能够再造,费用昂贵不说,造出来的阴茎也不具备正常的勃起和感觉功能。
  8月1日,鼓楼区法院对张海龙等三名被告人作出一审宣判。法院认定张海龙等人的行为构成抢劫罪,判处张海龙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3000元。



首页| 关于我们| 专长领域| 律师文集| 相册影集| 案件委托| 人才招聘| 法律咨询| 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All Right Reserved

北京非法集资辩护律师


All Right Reserved Copyright@2022 版权所有 法律咨询热线:13910999085 网站支持: 大律师网